三家券商获批结售汇 FICC业务发展进入加速期

首页 > 西方诗歌 > 文章

三家券商获批结售汇 FICC业务发展进入加速期

  9月5日,国家外汇管理局消息显示,批准、和等3家证券结业务试点资格,允许其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开展自身及代客业务,并按规定参与间外汇市场交易。   打造外汇双赢格局  这是继2014年成为首家有结售汇业务经营资格的券商之后,再添3家获此资格的券商。   表示,获得结售汇业务资格有助于公司通过布局境内外外汇市场,推进国际化进程,加速公司向国际化一流投行迈进的步伐。 相关人士介绍,公司将以自营业务为切入点,并在监管允许的范围内稳步推进代客业务。

  相关负责人表示,开展结售汇业务既是自身业务发展的需要,更是服务客户跨境投融资业务的重要保障,有助于促进公司本币和外币业务均衡发展,更好服务于资本双向流动需求。 公司将以此为契机增加资产配置品类,丰富自营业务投资品种及交易模式,促进传统自营业务向FICC一体化业务转型,努力搭建全品种、全币种综合金融服务平台,进一步加快国际化发展步伐。

  外汇局指出,开展证券公司结售汇业务试点,有助于促进国内证券公司本币和外币业务均衡发展,加快培育国际一流投行,推动金融业高质量发展;有助于扩大外汇市场参与主体,丰富外汇交易品种,进一步提升外汇市场的深度、广度和活跃度,完善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。   分析人士指出,这是一个外汇市场与券商的双赢局面。

长久以来,我国外汇市场的参与主体以为主,如果能让更多的非金融机构参与外汇交易,有利于丰富市场交易主体和客户背景,改变当前人民币外汇市场相对单一的供求结构和交易风格,进而改善外汇市场流动性状况。

另一方面,对于券商来说,虽然在外汇业务的起步阶段,构建交易及清算系统需要较大的投入,并且最初可能依靠更优惠的来吸引客户,但毕竟这项业务的开展能够为券商增加长期内的收入来源。   让我们来看看的FICC业务。

  从半年报可以看出,固定收益及权益衍生品均取得较好投资回报。 权益衍生品方面,50场内期权日均持仓量和成交金额分别占市场的%和%,业务规模保持行业领先;场外权益衍生品业务快速增长,新增规模亿元。   外汇业务方面,基于牌照的先发优势,稳步开展银行间人民币外汇自营交易和外币对交易,继续分阶段推动业务,已初步搭建完成证券公司客户外汇账户体系。   推动FICC发展加速  从券商角度来看,获得结售汇业务试点资格还有利于FICC(、及期货)业务发展。 整体看,国内券商仍以固定收益类业务为主。

外汇业务方面,由于牌照稀缺,券商外汇业务规模较小。

券商受到国内外汇资格的限制,在国际国内外汇业务的参与方面有许可管制,这也成为券商FICC业务未能充分发展的影响因素。 非银认为,外汇及外汇衍生品业务是FICC业务的重要一环,结售汇资格是国内券商成长为国际一流投行不可缺的资质。

  FICC全称是固定收益、外汇及大宗商品,其所涉及的线包括产品、产品、抵押贷款、外汇业务、大宗商品等。 作为固定收益的全链业务,涵盖范围相当广泛,是券商业务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。   由于国外金融市场发展较早,FICC业务在国外的发展比较迅速,在投行收入中占据了很重要的业务地位,大型投行中,FICC在总收入占比能超过50%。   眼下,国内券商FICC业务目前仍处于发展初期,未来依托外汇业务进行产品创设的空间进一步打开,对擅长交易和创设产品的龙头券商更加有利。

  对FICC业务而言,由于分别涉及多个业务板块,因此其对整体贡献情况难直观体现在中。

就近期上市券商陆续发布的半年报来看,头部券商FICC业务布局较深。

  即表示,公司在2018年8月成为首批场外期权一级交易商,稳步推进场外期权、非融资等场外衍生品业务,积极探索新的挂钩标的种类及收益结构,丰富期权品种。   值得注意的是,自2018年以来,券商跨境业务资格陆续获批。 据介绍,目前已有9家券商试点跨境FICC业务,建立了FICC业务全条线基础性债务工具体系。

  半年报数据显示,该公司累计发行挂钩境外权益类标的收益凭证183只、规模合计亿元;开展跨境权益类收益互换业务89笔、涉及名义本金亿元。   则在2019年下半年展望中表示,将稳步推进场外衍生品业务的开展,拓展做市领域的资源投入,探索跨境投资的业务机会。